<button id="abze2"></button>

<button id="abze2"></button>

<button id="abze2"><xmp id="abze2">

<button id="abze2"></button>

<strike id="abze2"><dfn id="abze2"></dfn></strike>

<button id="abze2"><xmp id="abze2">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頁

授人魚 不如授人以漁

追憶化學工程學家胡英院士
 
   中國科學院院士、我國著名化學工程學家、華東理工大學教授胡英,因病醫治無效,于2023年8月27日在上海逝世,享年89歲。
 
   胡英,1934年6月19日出生于上海,祖籍湖北省英山縣。195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畢業于華東化工學院化工機械系并留校工作,歷任化學系助教、講師、副教授、教授。1993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學部委員)。
 
   胡英長期從事分子熱力學研究,提出統計力學理論推導、計算機分子模擬和實驗測定相結合的現代分子熱力學研究方法,引領國內流體分子熱力學研究30余年,為我國化工學科發展作出了杰出貢獻,曾出版《流體的分子熱力學》《應用統計力學》《現代化工熱力學》和《密度泛函理論》等專著。
 
   胡英將全部精力投入到科研和教學中,他常告誡學生:“科研是需要攀登的,不是靠走平路能達到的,千萬不能浮躁,不能只顧眼前的小利益而忽略了國家的、民族的大利益。”
 
敦篤勵志,持續刷新中國科研新高度
 
   在同事和學生眼里,他是腳踏實地、勇立潮頭、引領前沿的科學家。胡英院士常說:“科研是需要攀登的,不是靠走平路能達到的,千萬不能浮躁,不能只顧眼前的小利益而忽略了國家的民族的大利益。”
 
   1953年,胡英從華東化工學院畢業后留校任物理化學助教。“文革”期間,胡英被下放到化學工程專業連隊,有機會帶領學生深入工廠,原本搞催化劑的胡英開始接觸到分子熱力學。“我從那個時候開始搞物性,也是很偶然的一個機會。”胡英就這樣一腳踏入化學這個神奇的領域。
 
   1982年,胡英被公派到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は颠M修,師從美國兩院院士、分子熱力學創始人普勞斯涅茨,從此開始了兩人長達近30年的合作與友誼。
 
   在回憶與普勞斯涅茨之間的故事時,胡英曾說:“我跟普勞斯涅茨一見面,我就談到我的設想。他說這個已經過時了,一句話就把我打入冷宮。那時候我壓力大得不得了,每天在問:‘你有結果了嗎?’我還沒有。后來呢,動了個腦筋,科研都是搞未知的,搞個火力偵查,火力偵查之后,碉堡在哪里就顯出來了。這給了我一個啟發,抓一個實際的東西,火力偵察以后果然矛盾出來了,找出來之后,這個問題一下子迎刃而解了。普勞斯涅茨就高興得不得了。”
 
   與普勞斯涅茨的合作不僅為胡英開展科研打開了一個廣闊的領域,更使他的研究工作迅速到達國際前沿。憑著對學術研究的執著,胡英在分子熱力學模型的建立過程中,提出了實驗測定統計力學理論和計算機分子模擬相結合的現代分子熱力學研究方法。
 
   胡英出色的工作能力獲得普勞斯涅茨教授的高度認可和賞識。普勞斯涅茨評價,胡英教授是利用計算機模擬結果來拓展溶液的解析理論的先驅者,他在化工過程設計中所需要混合物的新實驗數據和新理論描述方面作出了突出的貢獻,他的領導才能對提升中國的乃至世界的化學工程付出良多。
 
   20世紀80年代,胡英突破傳統認識束縛,首次提出流體混合物的局部組成隨密度降低反而增強的思想,并構筑了反映近程有序遠程無序的流體徑向分布函數模型;針對含氫鍵的締合分子混合物系統,建立普遍化狀態方程,可應用于任意化學締合和物理作用的流體。1993年胡英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2000年以后,胡英建立了能描述固液界面高分子分布和界面性質的高分子密度泛函理論,首次提出將分子的電子云結構和非均勻流體的密度分布納入統一的密度泛函理論體系進行研究的思想。
 
   2010年第十二屆國際流體相平衡(PPEPPD)會議在蘇州召開,這是該會議第一次在中國舉辦,首次設立的PPEPPD卓越成就獎只頒給了兩個人,一位是長期在化工領域從事研究工作的泰斗——美國工程院院士桑德勒教授,另一位是胡英教授。
 
淡泊無私,助力人才梯隊成長
 
   1983年胡英放棄了留在美國的機會,重新回到了華東理工大學,走上三尺講壇,承擔起教書育人的職責。
 
   在工科化學系列課程改革中,胡英創造性地設計出一套綱舉目張的物理化學課程框架結構;提出了“少而精和博而通”的理念,賦予教學以活的靈魂,為國家培養了一大批化學化工領域的專家。先后獲國家級教學成果獎2項、寶鋼優秀教師特等獎、上海市教學成果獎4項、國家級優秀教材獎2項等多項獎勵。
 
   在胡英看來,“少而精”和“博而通”的關系,猶如建造或裝修一幢樓房,到底建造或裝修幾個房間做樣板房是次要的,只要把包括基礎在內的框架搭好了,水電、煤氣和電話通了,寬帶也通了,再重點地裝修一些樣板房就可以了。剩下的可以是空架子或毛坯房,可留給學生自己選擇、裝修,真正做到“少而精”。但在工作的時候就不能追求“少而精”,而是需要“博而通”。
 
   時代的變化,科學的發展,也必定要求教學與科研一樣提倡創新。“每年準備教材、上課都必須充實一些新的內容。”胡英這樣說。
 
   “如果說明天要上本科教學課,胡先生今天晚上就會閉門不出,準備教材。實際上,他這么多年來,對教材非常熟悉了,但他對課程的內容一直在鉆研。”華東理工大學化學與分子工程學院唐燕輝教授回憶說。嚴謹治學、虛懷若谷的態度,讓胡英的周圍聚集了一大批愿意為科研教學獻身的人。
 
   三尺講臺鑄就了一位真正優秀的教師。胡英特別重視課堂教學的板書,他說:“一個好的板書,既是學科內容的展示,又是教師教學藝術的展示。”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眾多師生受益于胡英的教誨,從胡老師那里學到了科學的方法論,獲取了學習新知識的鑰匙。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胡英院士一直堅持在本科教學的第一線,身體力行,培養和造就了一支由長江學者杰出青年基金獲得者、國家和上海市教學名師構成的優秀的教學科研團隊。使得他的思想與精神財富可以一代一代地繼承下去。
 
   “化學已經為人類的物質文明做出了巨大的貢獻,21世紀的中國也還需要大量優秀的化學人才,我愿意繼續為我國的化學教育事業竭盡綿薄之力。”對教育的忠誠,對化學專業的厚望,胡英院士激勵著華理的每一位師生。
 
   大師已去,風骨長存。正是一大批像胡英院士一樣的科研工作者們砥礪前行,讓我們取得一項項成功與突破,不斷刷新中國基礎科學研究的新高度。
 

責編:一冰

上一篇:看文物講歷史 講防詐當創客

下一篇:公共衛生守護健康 享美好生活

分享到: 0
?
?
亚洲熟女乱综合一区二区三区,久久亚洲AV午夜福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日本久久久久久,欧洲人妻丰满av无码久久不卡

<button id="abze2"></button>

<button id="abze2"></button>

<button id="abze2"><xmp id="abze2">

<button id="abze2"></button>

<strike id="abze2"><dfn id="abze2"></dfn></strike>

<button id="abze2"><xmp id="abze2">